跳至主要內容

多管齊下深化國際金融中心發展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網誌撰文指,為使香港發展為更全面且具深度的國際金融中心,政府不斷豐富金融市場發展,積極推動債市、綠色和可持續金融,以及離岸人民幣業務,日前便再有保險相連證券在港發行。展望未來,政府會提供更多以人民幣計價的投資工具和渠道,以及匯率風險和利率風險的管理工具。   以下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6月5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 近年,全球氣候變化對人類社會經濟活動帶來的風險日益增加,各類有效轉移相關風險的金融工具和另類投資,正逐漸受到市場重視。日前,本港便第二度迎來保險相連證券(Insurance-linked Securities, ILS)的發行,金額達1.5億美元,目標為日本颱風造成的行業損失提供保障。這次ILS的發行,讓香港在金融服務業多元化發展的路上,再向前穩步邁進。   這次的ILS是由內地一間再保險公司發行的巨災債券,也是我於2021至22年度財政預算案中宣布推出保險相連證券資助先導計劃後,第二次有ILS在本港發行。這項計劃的目的,是為了強化香港作為國際風險管理中心的功能,每宗合資格申請在計劃下將可獲最多達1,200萬港元的資助。與此同時,我們已經通過立法為包括巨災債券在內的ILS,設立了專屬的規管制度,從而營造一個蓬勃的ILS生態圈,提升承保能力、加強金融韌性和收窄保障缺口。   多年來,香港金融市場的新股上市集資業務非常暢旺,往往是市場的談論焦點。然而,我們下決心將香港發展為更全面且具深度的國際金融中心。除了股市外,債券、基金、保險及衍生產品等都是我們全力推動的範疇。就以債市發展為例,我們近年的努力已漸見成果,香港目前是繼內地和南韓之後,債券發行量在亞洲(除日本外)第三大的地區。   事實上,債券對投資者而言也是一項重要的投資工具,讓資金可按投資年期需要及風險承受的程度,配對合適的項目。債市的發展有助形成長期的孳息曲線,這是長期資金成本的重要參考數據,有助投資者管理風險,也有助引導長期資金推動實體經濟的發展。簡而言之,債券的資產及風險管理功能,有助匯聚長期資金。   為加快本港債市的深化發展,由我擔任主席的香港債券市場發展督導委員會去年全面檢視了本港債券市場的生態系統,我們會致力增加本港債券交易的透明度、提升交易效率,進一步激活本港債市的發展。事實上,近年我們正積極推動多種類和多幣種債券發行,並利用稅務措施,吸引更多區內機構利用香港市場發債融資。例如,深圳市政府去年10月份在香港發行了50億元人民幣地方債券,是首個內地的地方政府在境外發債;特區政府也在去年首次發行分別以歐元和人民幣計價的綠色債券。可以說,近年債市在發展速度、市場規模、產品種類、風險管理等方面,都取得了不錯的發展。   事實上,綠色債券以至相關的綠色和可持續金融,將是未來我們推動本港債市發展的重要方向。國家一直十分支持香港發展綠色和可持續金融,並分別在2019年及2020年頒布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及《關於金融支持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意見》中支持香港發展成為大灣區的綠色金融中心。香港作為區內的綠色及可持續金融中心,可發揮引導國際資金支持國家經濟向綠色轉型的重要作用,助力國家實現「3060」碳達峰、碳中和的目標。   過去幾年,特區政府與金融監管機構和業界同心協力,以多管齊下的策略推動香港綠色和可持續金融的發展。2019年至今,特區政府成功發行總額接近100億美元的綠色債券,深受投資者歡迎,為香港和區內的潛在發行人提供了重要的新基準,並豐富了綠色和可持續金融生態。   這些發行也取得了多項突破,例如在2021年2月我們發行總額為25億美元的一批政府綠色債券,是當時全球最大的政府類別美元計價綠債,而其中的30年期債券更是亞洲最長年期的政府類別美元計價綠債。我們其後在11月再發行約40億美元等值的政府綠色債券,首次包含了歐元債券和人民幣債券,而其中的20年期歐元債券是當時亞洲地區最長發行年期的政府類歐元綠債。早前,我們亦發行了首批總額為200億港元的綠色零售債券,是全球至今發行額最大的綠色零售債券,這除了擴大了綠色和可持續產品的種類,亦進一步豐富本地零售債券市場。   除了發行政府債券,我們也希望為全球各地的政府和企業提供一個綠色的籌融資平台,鼓勵更多業界和外部評審機構善用香港作為綠色融資據點。我們去年推出了為期三年的綠色和可持續金融資助計劃,資助合資格的債券發行人和借款人的發債及外部評審服務支出。計劃推出一年以來,已批出近100宗申請,資助額合計約一億元。早前,我們進一步把申請外部評審費用資助的最低貸款額門檻,由二億元降至一億元,讓更多企業受惠。   除了債市、綠色和可持續金融外,離岸人民幣業務也是香港未來必須繼續着力發展和推動的重點工作。   香港現在已經是全球最大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處理全球75%離岸人民幣結算業務,去年經香港銀行處理的人民幣貿易結算量逾七萬億人民幣。在香港的離岸人民幣資金池超過8,000億元,佔全球離岸人民幣存款約60%。此外,國家財政部自2009年開始連續13年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國債,至今在港發行共2,380億元人民幣國債。中國人民銀行亦建立在港發行中央銀行票據的常態機制,自2018年開始在香港發行人民幣票據,至今在港發行共5,000億元人民幣票據。從國際大趨勢來看,隨着國家經濟體量持續擴大,人民幣在國際貿易、投資和儲備方面的需求,將會不斷持續增加。香港作為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將會發揮更關鍵的角色。   展望未來,我們會循多方向進一步推動香港離岸人民幣生態系統的發展,提供更多以人民幣計價的投資工具和渠道,以及穩妥高效的匯兌,匯率風險和利率風險的管理工具等財資服務,並且會優化相關的市場基建,讓人民幣更好地在離岸市場循環流動,發揮好香港作為國內境外的離岸人民幣中心的功能,助力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   我們會繼續不斷豐富本港金融市場的多元發展,只要我們認清自身優勢和定位,鞏固強項、補足短板,抓準國際大形勢,服務好國家之所需,香港的金融業必定能取得質和量的進一步提升。
http://dlvr.it/SRdzwy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首季經濟預估收縮4%

政府統計處公布,根據預先估計數字,今年第一季本地生產總值終止連續四季的按年增長,下跌4%,主要由於內外需求均表現疲弱所致。另外,去年第四季本地生產總值按年升4.7%。   經季節性調整,今年第一季本地生產總值按季下跌2.9%,上一季則幾無變動。   第一季私人消費開支按年跌5.4%,去年第四季則上升5.3%。同期本地固定資本形成總額按年跌8.3%,較去年第四季0.6%的跌幅加劇。   貨品進出口於第一季分別跌5.9%和4.5%,去年第四季則分別上升9.9%和13.5%。   服務輸入方面,雖然去年第四季上升4.5%,今年首季卻下跌2.8%。服務輸出在今年第一季與去年同期比較下跌2.8%,去年第四季則上升6.9%。   政府表示,本港經濟今年首季面對巨大壓力。環球需求增長放緩,加上新冠疫情干擾跨境運輸,嚴重拖累出口表現,而本地第五波疫情及相關防疫措施嚴重打擊經濟活動和氣氛。整體貨物出口下跌,服務輸出也收縮。本地私人消費開支轉跌,同時整體投資開支跌幅擴大。   展望未來,通脹促使主要央行加快收緊貨幣政策,為經濟前景帶來壓力。烏克蘭的緊張局勢料會令國際能源和大宗商品價格持續高企,加劇對供應鏈的干擾並打擊經濟氣氛,而環球疫情變化和中美關係發展也帶來不確定性。   然而,在中央政府支持和社會各界努力下,本地疫情自3月初逐漸減退,社交距離措施逐步放寬,政府的支援措施也有助本地需求在今年餘下時間恢復。同時,本地疫情改善有助緩解跨境運輸不暢的情況,幫助貿易活動恢復,因此,各界須繼續與政府齊心合力,控制本地疫情。   第二季本地生產總值的修訂預測和更詳細統計數字將於下周五公布。 http://dlvr.it/SPkTfs